第485章 撲朔迷離的盾中人

-

“哎”

魏公公幽幽一聲歎:“小黃,聖人的智慧,又豈是你能懂的?”

“若是你能懂,那你也是聖人了!”

皇城司副都司一愣!

司公這句話說得冇毛病,理就是這個理!

他恭敬的道:“司公,屬下受教了!”

“屬下這點小聰明若是與荒州王的智慧相比,就若是螢火與皓月之光比,就是不能比!”

但,他還是不信荒州王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翻身!

就算是聖人也不行!

魏公公瞟了他一眼,看出了他心中所想:“小黃,知道為何提拔你當皇城司的副都司嗎?”

皇城司副都司小黃一臉討好的道:“因為小黃聽司公的話!”

魏公公臉色一沉:“那本司公叫你盯緊東宮,一定要清楚東宮所有的行動,讓陛下實時掌握東宮的動態,你為何冇有做到?”

“太子黨截留了這麼多兵馬在城中,若是太子有其它想法,豈不危險?”

魏公公眉毛一挑:“比如,揮兵逼宮!”

皇城司副都司直接單膝跪在瓦上,額頭上冷汗直冒:“屬下辦事不力,請司公責罰!”

魏公公伸出手將他扶起來:“這件事,司公我也難逃乾係,我會親自在聖上麵前請罪,你就做好自己的事,將功補過吧!”

“是!”

皇城司副都司小黃這才鬆了口氣!

此時。

九親王府門前。

太子聽聞戰報,終於放下心來:“死老九,你輸了!”

“你說得對,天亮了,你擄走太子妃的事,也將被世人所見,你也將身敗名裂!”

“這一次,孤不會讓你再翻身了!”

夏天看著清晨的帝都景象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淡淡的道:“未必!”

“笑到最後的人,纔是真正得勝之人!”

“走,我們去看看吧!”

夏天騎上王府前準備好的戰馬,身後跟著眾王府親衛,打馬向戰場所在的街道飛馳而去。

太子也急忙上了馬車:“快!跟上去!”

片刻後。

夏天率領王府親衛趕到那一片狼藉的街道,被街道外圍的騎兵攔住!

太子隨後趕到,意氣風發的吼道:“聽令,放荒州王進去!”

“九王弟,孤就讓你進去,讓你輸得口服心服!”

夏天率人衝入包圍圈後,停了下來!

他看到外穿黑衣的荒州親衛被四麵圍困,他們依然結著盾陣,將人護在中間。

四周,都是帝都大營的太子人馬,至少有五千之數,是荒州人馬的數百倍!

他們弓上箭,刀劍齊出,擺出了各種攻擊陣型,殺氣沖天。

講道理,這麼多精銳戰將和戰士,就算耗也能耗死白虎和李三兩大宗師。

隨後,太子的車馬趕到夏天身邊,見此情形,笑得極為囂張:“九王弟,將人交出來吧!”

夏天一臉淡然:“若是本王說不呢?”

“這可由不得你!”

“現在,你不交就是死!”

這時。

外圍有探子大吼道:“右相大人到!”

曹威一臉喜色的走到太子身邊,指著包圍圈中的荒州盾陣道:“荒州王,你強擄太子妃,還無辜殺戮東宮親衛和帝都大營士兵,簡直最大惡極!”

“你罪惡累累,本相要為死在你手中之人伸冤,讓你惡行昭於人間!”

此時,趙尚書也趕到太子身邊:“惡王,快將本官女兒交出來!”

“否則,定不罷休!”

太子一方,氣勢強橫!

忽然。

地麵又開始震動。

“噠噠噠”

又有無數戰馬踏地,奔馳而來,與外圍的太子騎兵展開對峙!

又一隊隊帝都大營的大軍開來,將這裡團團圍住!

太子一愣:“誰的人馬?”

這時。

外圍有大嗓門吼道:“左相大人到!”

“禦史大人到!”

緊接著。

司馬劍和禦史大夫紛紛出現在太子和夏天身邊!

司馬劍臉色陰沉:“太子殿下,你為何在帝都大打出手?”

“冇有陛下的允許,你們私調大軍入城,可是要造反?”

太子絲毫不驚,反問道:“左相大人,你調動這麼多兵馬入城,也冇有經過父皇的允許吧?”

“這些兵馬,是你司馬家的私兵嗎?”

“你是否也要謀反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大嗓門吼道:“李太尉到!”

太尉李劍身穿戰甲,帶著親軍入場,大聲道:“陛下旨意,所有人馬不得異動,違者斬!”

“太子殿下,這些人馬是本太尉奉旨所調,你可以意見?”

緊接著。

“砰砰砰”

金甲禁軍們帶著無邊的殺意跑步入場,魏公公那尖銳的聲音響徹整條街道:“陛下駕到!”

夏帝入場,接受所有人的大禮參拜!

唯有包圍圈中心的黑色盾陣冇有動!

“免禮!”

夏帝站在巨大的車駕上,看著血染的長街,狼藉的殘屋,隨時可能打起來的場景,沉著臉道:“誰能告訴朕,昨夜這裡究竟發生了何事?”

太子連忙哭訴道:“父皇,太子妃昨日思念親人,決定回孃家去住兩天。”

“結果,她中途被一群黑衣賊人擄走,兒臣派人追查,卻發現這些黑衣人是九王弟的親衛!”

“於是,兒臣就上門找九王弟要一個說法,誰知九王弟派人帶著太子妃翻牆而逃。”

“這種情況下,兒臣隻有派人救人,誰知九王弟的人竟然對兒臣的人大開殺戒,凶行實在令人髮指!”

“現在,太子妃就被挾持在那群黑衣甲士中,請父皇為兒臣做主!”

“哦?”

夏帝冇有表態,將目光投向夏天:“小九,太子說你擄走了太子妃,還對東宮的人大打出手,是這樣嗎?”

其實,夏帝昨夜坐鎮皇宮,對這裡之事瞭如指掌!

他深知太子的用心,就是要弄死夏天。

在這件事情上,他欣賞太子這種決絕和狠辣,身為儲君定要有雷霆手段,坐上龍椅後,纔不會被朝臣所欺!

所以,他在書房內觀望了一個晚上,想要等一個勝負?

但,冇有等到!

天亮後,他不能再裝聾作啞。

現在,他想知道夏天如何應對此事?

想要一個結果!

此刻……

聽聞此問。

夏天俊臉上湧現出憤怒之色:“父皇,太子無憑無據的誹謗兒臣,陷害兒臣,請父皇做主!”

“事情不是他說的這樣!”

“相反,昨夜蘭兒念及今日回荒州,想去司馬府與泰山大人告彆,結果,太子率人無端堵了兒臣的大門和後門,兒臣實在冇有辦法,就讓人帶著蘭兒翻牆去司馬府。”

“結果,就遭遇了太子的截殺!”

“請父皇為兒臣做主!”

夏帝眼中異彩一閃,這就有意思了!

太子嗤之以鼻:“九王弟,休要胡說,也休要倒打一耙!”

“孤確定這盾陣裡的女子,就是太子妃!”

“命你的人散開盾陣,真相就會大白!”

“到時候,看你還有何話要說?”

夏帝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:“小九,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你就撤掉盾陣,讓我們看看真相吧!”

“好!”

夏天咬著牙道:“白將軍,散開盾陣,讓陛下和諸位朝廷重臣看看真相吧!”

“是!”

白虎領命道:“散開!”

“是!”

眾荒州黑衣親衛收起了盾牌,人慢慢的蹲下,露出了護在中間的金衣美人-

大夏國九皇子夏天80年代的風夏天司馬蘭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