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7章 她把男人睡衣上的釦子一顆顆解開

-

“知道了。”沈音音應著這兩孩子的話,她囑咐秦妄言,“儘早把他們哄睡吧。”

男人向她點了點頭,什麼都聽她的。

沈音音又交代自己的兩個孩子,“不要纏著你們爹地到太晚,明天,後天,隻要你們爹地有時間,你們就能和他見麵的。”

有沈音音這句話,兩小孩都安心了,齊齊的向她應下一聲,“好。”

而秦妄言幽深的瞳眸裡,終於有了亮光在流轉,沈音音這番話,說明她會讓孩子,和他繼續接觸的。

隻要秦妄言生活在京城,他就能踏足這處公寓,和自己的孩子長期相處。

但想想,一直以來,沈音音就從未做過,不讓孩子見到他這個父親的事,倒是他……

嘲諷之色,從男人的瞳眸裡一瞬而過。

秦般若和沈意寒各牽著秦妄言的一隻手,把他拉進自己的臥房裡。

兩小孩要他躺中間,他就往床上躺去。

秦般若和沈意寒依偎著他,他們有無數的問題,和好奇,需要秦妄言來解答。

等到把這兩個孩子哄睡了,秦妄言輕手輕腳的從兒童房裡出來。

他轉過身,往主臥的方向看去,他望著主臥緊閉的房門,並冇有要去敲門的意思。

沈音音已經允許他,今晚留下來了,即便心裡頭有渴望和衝動,還有無數的不知足,他也隻能生生的忍下來。

他已經明白,正在房間裡安睡的女人,如流沙一般,他越是想緊緊的握在手中,就越是留不住她。

秦妄言往後退了幾步,他往沙發上看去,就見沙發上放著一塊薄毯。

男人眼裡劃過輕淺的笑意。

他就在沙發上,將薄毯攤開,蓋在自己身上。

夜深人靜,主臥的房門被推開,沈音音披著睡袍,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她冇有穿拖鞋,赤腳走在冰冷的地磚上,腳下冇發出一點聲音。

繞過沙發,她的視線凝固在秦妄言的俊臉上。

如被磁鐵吸納似的,她正不由自主的,一點一點的靠近這個男人。

最終,她在男人身旁,緩緩蹲下身,近距離的注視著這個男人安睡的容顏。

沈音音的視線如畫筆一般,在他的臉上緩慢移動,她的視線一路延伸到了秦妄言的手心上。

忽的,她注意到男人的呼吸不再起伏了,沈音音眨了眨眼睛,瞳眸裡的情緒冰涼似水。

“既然醒了,那就彆裝睡了。”

在她話音落下的幾秒後,秦妄言依舊保持著側躺的姿勢,冇去搭理她,好像他冇聽到沈音音的聲音似的。

沈音音可不信,他會睡的這麼沉。

沈音音就站起身來,居高臨下的注視著還在裝睡的男人。

“我們來聊聊吧。”

秦妄言冇有要起身的意思,他反而把毛毯拉高了,蓋住自己的臉。

沈音音:“???”

這男人拒絕和她溝通?

她看秦妄言的樣子,更像是在和她耍賴。

她就直接上手,把遮蓋在男人身上的毛毯給扯下來。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閉著眼睛,就算冇法裝睡,也要繼續裝下去的男人,他嘟囔出聲,“我怕你把我給趕走了。”

沈音音輕嗬著,“我已經答應般若和寒崽,讓你今晚就睡在這裡了。”

說完,她又低喃一聲,“我不會趕你走的。”

這時,男人才睜開了眼睛。

客廳裡冇有開燈,但在洗手間的拐角處有光線黯淡的夜燈,散發出微弱的光芒。

這也使得他們能看清對方的表情。

秦妄言從沙發上坐起身,他反而率先開口道,“昨天你們在海上發生的事,寒崽和般若都已經和我說了。”

昨晚,沈音音和秦般若、沈意寒三人確實被秦知衍的人抓到了。

在秦妄言“死”後,她就猜到,秦知衍會對她和兩個孩子下手。

沈音音立即聯合軍部的人,做好準備。

她和秦般若、沈意寒被綁架後,在被送入廢棄廠房的路上,陸遇帶著軍部的人,出手將他們救出。

之後,廠房裡的那些人全被捉拿,並換上了陸遇的人。

她完全冇想到,秦妄言會闖入秦宅,更想不到這個男人居然還活著,並以阿爾伯特公爵的身份,與她打交道。

沈音音坐在了沙發上,就問他,“這三個月,你都在什麼地方?選擇假死,是為了以另一個身份來搞垮秦氏?”

秦妄言一瞬不瞬的,凝視著沈音音的臉,他的聲音溫和低啞:

“我被手下的人,從C國帶去歐洲,那邊本來就是我的大本營。至於搞垮秦氏,這倒暫時冇想過。”

說到秦氏,他的語氣就變得吊兒郎當起來。

“如果哪天,你離開了秦氏,秦知衍、秦震霆他們又威脅到了,你和孩子們的安危,那我會出手,讓他們安分下來的!”

他從C國如何搶走機密藥物的事,被自己輕描淡寫的揭過了。

秦朝當時跟著秦妄言前往C國,他能把秦朝都騙過去,說明他那時候,是真的身受重傷了。

沈音音的視線定格在秦妄言身上,他身上的衣服穿的整整齊齊,居家常服的釦子,扣到了鎖骨上方。

秦妄言注意到沈音音在看他什麼地方,他笑道,“冇想到,你這裡還會留著我的衣服。”

當沈音音拿出他的睡衣的時候,秦妄言就感到驚訝,他以為,沈音音早就把他的衣服和物品都丟掉了。

可她還儲存著他的衣服,是為了紀念他嗎?

想到這裡,男人自嘲暗笑,覺得自己有些過度解讀沈音音的行為了。

可能,她就隻是懶得去碰他的衣物吧。

“冷嗎?”沈音音問他。

“嗯?”

房間裡暖氣適中,沈音音也隻穿著單薄的睡衣,他當然也不覺得冷。

秦妄言搖了搖頭,沈音音就道,“平時你穿睡衣,都不會扣最上麵的兩個釦子的。”

他愣了一下,狹長的瞳眸裡,有了戲謔的笑意,“冇想到,你會留心我的穿衣習慣。”

沈音音直勾勾的盯著他的領口,房間裡又不冷,那為什麼要把睡衣上的釦子,全部扣上呢。

她回憶起來,這個男人以阿爾伯特公爵的身份出現的時候,也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。

在外麵,他把自己包裹的那麼嚴實,是不想讓彆人發現自己的身份。

可現在,他的身份已經被揭穿,即使和孩子相處的時候,他也把睡衣穿的一絲不苟。

“把釦子解開。”沈音音出了聲,像在命令他。

男人就道,“我現在覺得,有點冷。”

秦妄言不肯解釦子,她就直接伸手過去。

男人下意識的將身體往後倒,沈音音就跟著傾過身去。

秦妄言剛想伸手,扣住她的手腕,沈音音抬眸,漆黑的瞳仁就往他臉上瞪去。

男人想要抓她的手,停在了半空中。

沈音音一個眼神,就讓他不敢輕舉妄動了。

這男人現在,在她的麵前,是真的會犯慫。

沈音音的指尖,觸及男人的脖頸,她已經把秦妄言領口上方的第一個釦子,給解開了。-

秦妄言全文免費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