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 陣中人究竟是誰?

-

這一刻。

太子和太子黨人春風得意。

他們的人雖然死傷慘重,卻即將贏得最後的勝利!

他們深信黑色盾陣中就是太子妃。

因為趙尚書親自確認過。

從大戰開始,黑衣軍陣就一直處於他們的監控中,人根本不可能被掉包!

早晨的風,輕輕拂過眾人的身,輕輕拂過黑衣軍陣中那個金色身影的身,吹動著她的白色麵紗,彷彿也極是好奇?

然後,那個金色身影就摘下了麵紗。

眾人就看清了她的模樣!

那是一個眉目如畫的空靈少婦人,一雙大大的丹鳳眼如同星空,眸子亮如天上星,一靜一動皆迷人至極,一眼望去讓人無法自拔,隻想沉醉其中。

她身材修長,金色絲綢衣裙緊貼肌膚,胸前高高聳起,腰纖細得驚人,隻堪盈盈一握,貌若從山間走出的精靈,更像是墮入紅塵的仙子。

此時,隻有一個詞可以形容——金鳳凰。

此傾國傾城的少婦人,正是荒州王妃司馬蘭。

這一刻。

除去荒州王府的人外,全場震驚。

夏帝鷹眼中精光爆射,眸中異彩連閃,眉頭一皺,滿心疑惑。

他很確定,這些黑衣親衛最初護著的人,就是太子妃!

趙尚書絕不可能認錯自己的女兒!

這個黑衣軍陣不僅一直處在太子的監控下,也一直處在皇城司的監控下,絕不可能中途換人,

所以,小九是怎麼做到的呢?

他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!

有意思!

旁邊。

皇城司副都司震驚得滿臉錯愕,喃喃的道:“司公,這就是聖人的手段嗎?”

“萬眾矚目下,這是大變活人啊!”

魏公公雖早有預料,卻依然有些震驚:“是!”

“聖王,不可測啊!”

皇城司副都司情不自禁的點頭:“相信了!這手段簡直是神鬼莫測!”

其實,現在最震驚的是太子、右丞相曹威、兵部趙尚書!

他們的心直往下沉,宛若墜入深淵。

“不可能!”

趙尚書看著美目含淚,一步步走向司馬劍的荒州王妃司馬蘭,絕望的吼道:“這絕對不可能啊!”

“我的嫡女怎就變成了荒州王妃啊?”

此刻,右丞相曹威也是一臉懵逼,一臉驚嚇:“事情怎又變成這樣了?”

瞬間,他和夏天交手的往事全部湧上心頭。

每一次設計荒州王,他都覺得占齊了天時、地利,一定會成功。

但,每一次的結局都是失敗!

荒州王總有神奇手段化解他的殺招,讓他輸得一塌糊塗,輸得一敗塗地,輸得想吐血!

想到這裡,曹威又感覺喉嚨一甜,想要吐血為快!

荒州王,真是他的剋星啊!

是他曹威的災星啊!

此時此刻,最難接受這個結果的是太子夏雨!

他嚇得心肝顫抖,以為眼前出現了幻覺,瘋狂揉雙眼,喃喃的道:“這不可能!這絕對不可能啊!”

“太子妃怎就變成了荒州王妃啊?”

但,就算他將雙眼揉得通紅,如同一雙兔子眼,眼前之人也是荒州王妃司馬蘭。

太子感覺胸口憋悶難以呼吸,難受得想要原地爆炸!

他指著越走越近的司馬蘭,不甘心的顫聲道:“父皇,兒臣確定,剛剛荒州親衛護衛著想要逃的就是太子妃,不是荒州王妃!”

“這個荒州王妃打扮的女子,定是妖人變化來陷害兒臣的。”

“父皇,你要相信兒臣啊!”

夏帝看著慢慢走近的司馬蘭:“太子休要亂說,這就是荒州王府司馬蘭!”

這時。

司馬蘭淚眼婆娑的走到夏帝麵前,嬌軀有些微微顫抖,一幅被嚇壞的模樣:“父皇,兒媳隻是想回司馬府與父親告彆,卻不料太子派兵堵住了前門和後門,不讓兒媳出門!”

“後來,王爺隻有讓兒媳翻越圍牆而出,說得明明白白是回司馬家告彆,結果,太子就派兵截殺,欲要殺了兒媳!”

“請父皇做主!”

“嗚嗚嗚”

司馬蘭的眼淚滑出眼眶,輕輕啜泣,模樣令人疼惜!

此時,太子感覺腦袋“嗡嗡的”,差點摔到在地。

這次麻煩大了!

“哼”

左丞相司馬劍黑著臉道:“太子殿下,荒州王妃乃是司馬家的女兒,今日她將啟程回荒州,想要回司馬家與本相告彆,究竟何錯之有?”

“為何你要調動大軍圍殺他?”

“太子殿下,雖然你是儲君,但無端殺兄弟之妻,殺朝廷丞相之女,也要給個說法吧!”

說到這裡。

司馬劍跪在夏帝駕前,一臉憤怒的道:“陛下,老臣這十多年來對您忠心耿耿,自認為處理朝廷政事更是儘心竭力,雖說冇有功勞,但也有苦勞吧!”

“蘭兒是陛下看著長大的,後來嫁給九皇子,也是陛下的兒媳!”

“現在,太子無端截殺老臣之女,截殺陛下的兒媳,請陛下為蘭兒做主!”

夏天啟奏道:“父皇,太子不僅想殺兒臣之妻,更是誣陷兒臣擄走太子妃,想要兒臣名譽掃地,成為皇族罪人,其用心險惡,請父皇給兒臣做主!”

這時,白虎、李三和被圍殺的荒州王府親衛齊齊跟在夏天身後跪下,雖然冇有吭聲,但意思很明顯,就是要皇帝做主。

緊接著。

紅袍的禦史大夫一臉憤怒的出列道:“陛下,臣參太子六宗罪。”

“第一宗罪,太子在無聖命的情況下,帶兵圍困親王府,肆意堵親王大門,無視國法,其行囂張跋扈。”

“第二宗罪,太子在無調兵虎符的情況下,私自截留入城搜查的帝都大營士兵,並收為己用,其心不可測。”

“第三宗罪,太子無端帶人截殺荒州王妃,有謀殺荒州王妃的嫌疑!”

“第四宗罪,太子誣陷荒州王擄走太子妃,現在證明,這就是栽贓陷害,其心不正!”

“第五宗罪,太子在帝都內打開殺戒,大打出手,毀壞民宅,驚嚇子民,其行不正!”

“第六宗罪,太子能調兵在帝都大打出手,離不開右丞相曹威和兵部趙尚書的支援,有營私結黨的之嫌!”

“噗通”

太子、右丞相曹威、兵部趙尚書都嚇跪了!

禍事了啊!

太子嚇得眼淚都掉了下來:“父皇,兒臣冤枉啊!”

“太子妃昨夜被賊人擄走,兒臣心急之下才辦錯事的啊!”

就在這時。

“報”

一個金甲禁軍前來彙報:“陛下,外麵來了一個趙家的侍衛,說是太子妃昨夜就回到了趙府,一直冇有不見趙尚書回府,很是著急。”

“現在聽說趙尚書在此,太子妃派這個侍衛來傳話,說有急事與趙尚書商議,讓他快些回去!”

“什麼?”

太子、曹威、趙尚書聽聞此言,宛若五雷轟頂,身子一軟癱倒在地。

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啊?

怎麼自辯啊?

怎麼自救?

局勢怎就變成了這樣啊?

“噗”

太子終於忍不住噴出了第一口血-

夏天司馬蘭小說免費閱讀全文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